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音乐潮流 >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时间:2020-01-23 19:4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高节奏、强规则是这一团队既有的方法论,而放在《潮流合伙人》身上,在几近两极的制作理念中,团队必须对既有的经验进行高效扬弃,总结出一套新的方法论。

  相比团队以往做过的任何一档节目,《潮流合伙人》都有着更复杂、更具备联动性的制作链条,与消费端的连接也变得更加直接。

  不论是对爱奇艺,还是对陈伟和车澈,经营体验类节目《潮流合伙人》都是从未涉足过的尝试。从节目内容层面出发,“慢”的只有内容节奏这一层含义,第一次做“慢综艺”的陈伟车澈团队,一切想法和先期准备都需要高速运转,都需要“快”起来。

  然而,“慢”又成为了项目在另一个层面上的意义呈现。相比团队以往做过的任何一档节目,《潮流合伙人》都有着更复杂、更具备联动性的制作链条,与消费端的连接也变得更加直接。用长期的视角,它将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探索开篇。

  潮流是什么?从《中国有嘻哈》改写了网综的格局开始,陈伟和车澈的合作,就已经实质上形成了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在《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和《热血街舞团》中,通过说唱音乐这种具象的形式,表达潮流的外延。高节奏、强规则是这一团队既有的方法论,而放在《潮流合伙人》身上,在几近两极的制作理念中,团队必须对既有的经验进行高效扬弃,总结出一套新的方法论。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这是爱奇艺第一次将“潮流”直接放到节目名当中,也是在综艺领域一次全新的尝试。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潮流合伙人》总监制陈伟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表示,“慢综艺”、“经营类综艺”用户的形成、潮流主题与这类综艺形式的相性,以及“试一试”的尝鲜想法,构成了这一节目落地之前的三大要素。

  但这对“黄金搭档”也深知,从“不知”到“知”再到“行”的跨越,总会伴随着一定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来自于投入,更来自于边界拓展时所带来的困惑,考验时刻在发生。

  题材上,团队需要通过交流给潮流更加准确的定义,方法上,又需要找到适合这一定义的表达方式。“潮流不能变成赶客,观众是不需要被教育的。”爱奇艺副总裁、《潮流合伙人》总制片车澈告诉《三声》。

  一方面,“潮流”已经成为爱奇艺综艺体系的招牌概念,另一方面,“潮流”也因与年轻用户的的强相关性上升到了爱奇艺整体的重点命题。在3月的一次内部会议中,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与车澈等人的交谈中给予信号,“潮流”可以作为一个明确的题材加以开发。

  命题之后是方向的确定。围绕潮流可以展开的人和关键词都不算少,设计师、潮人、店主、品牌都被纳入了考虑范围。但在车澈看来,最终确定这件事情的方向,还是需要构建好场景,需要“题材与场景的匹配”。车澈认真想过“在舞台上做潮流”的可能性,但最终,这一有着丰富舞台节目经验的团队放弃了这一想法,因为“想象不出来”。

  最终,“经营类综艺”成为了反复筛选后的最终答案。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车澈表示:“首先,我认为这种‘经营体验类’可以承载潮流的题材,因为场景是匹配的,其次,市场上也没有重复,没有人在综艺里做过‘开潮牌店’这些事情。”

  开潮店最终进化成为了开一家落地的“真潮店”。陈伟表示:“如果虚拟感太重就会变成看戏,真开一家潮店,真实的体验会增加用户的体验感觉和代入感。”

  时间不等人,确立了题材场景后,《潮流合伙人》的总体方案也在4月份得以确定。从4月份确定到10月份正式开机,留给这档节目的六个月准备期,其实相当紧张。车澈承认,此种类型的综艺,大量的工作对自己和团队而言都是从零开始,在准备过程中,外部的沟通非常重要。

  一方面,《潮流合伙人》从概念到具体展开,车澈需要寻找先导经验。虽然,他和曾经制作过《奔跑吧兄弟》系列的岑俊义、“跑男”之外还制作过《向往的生活》的王征宇、甚至韩国综艺《孝利家的民宿》的总编剧都展开了交流。“虽然此前没有过《潮流合伙人》这样的节目,但我可以一个一个地去找交集。比如《跑男》不是经营类,但他(一样)是户外的,比如我去问《向往的生活》,也能得到一系列的东西,等等。”车澈告诉《三声》。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另一方面,如何表达“潮流”这个核心词,成为了团队更为关键的问题。在准备阶段,车澈同样将之诉诸于大量的交流。“我们的工作室YOH,意思就是Young,Open和Hip-hop,不是说我们对青年文化有很好的理解,而是我们一直很执着地试图理解青年文化。”

  车澈几乎找来了“潮流产业”概念下几乎所有人出来聊,但问题很快浮出水面:相比更具象的说唱音乐,“潮流”二字更具概念性,更难以得到一个具体的答案。

  “我在最开始的过程中很迷茫。因为在做hip-hop的时候,我很快建立了一种正确的认知,在和聊完一圈后,他们和你说的事情差异不大,内核是一件事情。但是这一次,我同样找了很多人来聊,发现每个人站在他的角度对潮流行业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车澈告诉《三声》。

  聊完一圈之后,车澈“被科普了大量的基础知识”,也建立了对潮流行业运行规则的理解。“请相信你自己的判断”、“潮流是非常私人化的东西”成为了节目组在制作之前对潮流较为核心的理解。

  但即便节目组自身有了理解,《潮流合伙人》的先期准备,是自己的综艺制作经验里“与观众的鸿沟最大的一次”。在对潮牌、潮牌店有了更具体的概念后,如何缩短它们与爱奇艺综艺受众及潜在受众的距离,成为了当务之急。简单通过节目罗列潮品中的设计师联名款、限量款、特别款“究竟有多好”并不能给更广泛的受众人群更可接受的观感,反而会陷入“教育观众”的辩题当中。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节目组意识到,观众绝对不可以被放在一个“被教育”的位置,一旦处理不当,采用填鸭式的潮流知识灌输,观众就会觉得“潮流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对比此前的说唱音乐和街舞,观众本身认识的距离,以及概念本身的非具象性,增加了这样的风险。

  消费品没有办法成为文化内核。车澈表示,思考到这样一个层面,就意味着在节目层面上不可能将重点放在艺术家,放在潮品、潮牌、潮玩,而是需要寻找一种外延,“它是需要有烟火气的,是生活中感同身受的,或者我们把它外延,再放大一点,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具体到节目规划中,就变成了从生活态度出发,向“可观赏”方向的努力,这种从潮流文化领域的“降维”成为了节目最终触达目标观众的一个关键点。

  “‘可观赏’对于综艺节目或者真人秀节目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好的潮流类、时尚类的节目诞生,就是没有注意到‘可观赏’这个点。”

  确立了“可观赏”的原则后,如何把握其中的“度”又变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对消费层级较高的潮流领域来说,太低的可观赏可能不达目的,过度的消解有可能会引起圈层负面舆论。

  在综艺实操中的“人、环境、规则”的原则,又一次被摆上台面。这对陈伟、车澈和他的团队来说又是全新的挑战。在这对“黄金搭档”此前的节目中,强势的规则、重度的任务关系,一直是“剧情类真人秀”得以令观众兴奋的关键。

  外部条件上,《潮流合伙人》最终被放到了东亚潮流圣地——东京原宿,它与塑造《潮流合伙人》真正的“潮流环境“的目的相匹配,在这个环境下,五位合伙人既是环境中的“人”的主体,也成为了环境的一部分。

  其中,吴亦凡和潘玮柏和车澈一直很熟,两人身上各自有着自己的潮流标签,也能够通过两者本身的“熟”——这种强联系感染其他合伙人。杨颖Angelababy代表女性视角,赵今麦代表年轻一代,而曾因造型引发争议的福克斯,也代表着潮流的终极一问:人处于潮流当中的自洽感和自我欣赏,恰恰反映着节目对“潮”的态度。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车澈表示,观察、处理五个人在节目中的关系,乃至五个人与节目当中的其他环境要素的关系,是一种从已知到未知的过程。这种“不知道他们身上会发生什么”的未知,会发生在观众身上,也会发生在导演团队身上。

  相比《中国有嘻哈》极致的强规则,在《潮流合伙人》身上,团队最终给出的答案是“弱规则”,弱到几乎只有前两期节目提出的“生活费上限”和“总营业额”要求。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的专访时,车澈表示:“我似乎有点走极端,之前那些节目,我会加入一些非常强的规则,但现在,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极端。”

  这种表面上的极端,的确被用在了主题的表达当中。陈伟表示:“简化到‘直播带货’这种极端形式被排除掉之后,你想要传递潮流这些内核时候,就还是需要潜移默化,而潜移默化就必然会裹挟在琐碎的生活当中,我们的真实生活也是一样。”

  从原本擅长的强规则的“剧情类”真人秀制作经验中,车澈在寻找全新的制作方法论时,也可以反推一些路径:“我知道强规则会带来什么好和坏,所以我知道弱规则不会带来什么。这些都是相对的。我们在剪片子的时知道强规则有时候会带来人性的恶,我们也在进行着不断的修正,在这个节目里我们放弃强规则,它就是新的方法论。”

  两种的极端甚至让车澈为节目设置了与《中国新说唱》系列截然不同的观看场景:“以前你看有嘻哈、新说唱,可能你的神经也是绷紧的;但看《潮流合伙人》,你就可以很轻松地看,这是一档非常下饭的节目。”

  尽管外界适应起这个陈伟、车澈味道的“经营类综艺”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实际上,《潮流合伙人》不论是在线上的数据还是线下店上的热度方面都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效果。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第三方云合数据表明,《潮流合伙人》在表达上“将潮流融入生活”的理念获得了初步的成功,截止1月14日,潮流合伙人在上线后在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上一直排名前二,并在12月28日和1月11日两次登顶日榜,甚至跳脱了综艺节目“三期衰退”的“铁律”。

  事实上,定义《潮流合伙人》的综艺的成功,仍然需要跳脱线上点击率的单一衡量标准。对爱奇艺的综艺部门乃至爱奇艺整体而言,《潮流合伙人》这部平台S级的综艺,不仅成为行业首部“S级”慢综,其场景联动、资源联动都具备着十足的前瞻性。

  12月16日一大早,上海愚园百货公司门口排起了长队。当时,《潮流合伙人》仅上线更新两期,开在愚园百货公司的《潮流合伙人》“FOURTRY”限时体验店就已经人气火爆。作为节目内容当中主推的而品牌,“FOURTRY”由爱奇艺主控,在潮流行业已经打出了一定的认知度。

潮流拍档的「慢」尝试 专访

  从当时的限时体验店选品上看,“FOURTRY”限时体验店不仅出售节目同款LOGO潮T,同时还和潮流咖啡品牌“Akimbo Cafe”等推出衍生品,爱奇艺的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也与“FOURTRY”展开联动。

  “这个节目和传统节目不一样,传统的节目是先把节目做出来,再去做IP授权,这个节目不是,这个节目是先做IP。”陈伟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采访时表示,“我们与众多的品牌不仅是有了实质性的合作,甚至是生产出了实质性的产品,包括了衣服、鞋物。然后我们也有与别的品牌的跨界款、合作款,然后整合在一起。例如在东京开店时,用一个两千多平米的仓库,组织上万件商品,这个店才能开。”

  车澈甚至派出了工作室一名非常优秀执行导演,专门去管理货物:“这次的联动是史无前例的,一般选秀会分编剧组、真人秀导演组、才艺组、音乐组等等,我们有货品组。这个执行导演是核心,它管理品牌,管理货品,管理IP授权。”

  陈伟告诉《三声》,爱奇艺新消费事业群的“大整合”与节目的诞生几乎发生在同一阶段。虽然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但却体现出了平台整体思路在《潮流合伙人》身上的统一性。节目既被新消费事业对品牌、IP、电商业务的整合所赋能,又为这一路径的延伸进行了新的拓展,与潮流主题和节目中的科技元素一起,预示着节目的长期性。这也成为了“慢综”以外的另一种“慢性”。

  视频网站在综艺节目创新端的优越性,在这样一档节目中被充分挖掘。其丰富的货币化方式、长线的产业链覆盖,也让一个IP产生的价值拥有了尽可能多的变现途径。